今天是:2021-9-12 星期日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 主頁  >> 民教論壇 >> 專家觀點 >> 正文
修法后民辦教育迎來哪些利好(圖)
時間:2017-03-13        來源:教育部網站
字號選擇〖    〗  

3月2日,劉林(左一)、鐘秉林(中)做客中國教育報刊社“兩會E政錄”演播室

鐘秉林(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教育學會會長):

“1+3”文件的頒布,從制度上解決了我國民辦教育發展中的法人屬性不明、財產歸屬不清及政府扶持不到位等問題,標志著我國民辦教育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

劉林(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副會長、北京城市學院院長):

要通過規范建立必要的市場規則,通過規范為民辦教育發展引領正確方向。

“民辦學校中的中國共產黨基層組織,按照中國共產黨章程的規定開展黨的活動,加強黨的建設!苯浀谑䦟萌珖舜蟪N瘯诙拇螘h表決通過的《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的決定》,對民辦學校分類管理實施及教職工權益保障等,也作了明確規定。

《民辦教育促進法》的修改和三個配套文件的頒發,既是回應社會關切問題,也破解了當前民辦教育發展的重大難題,使民辦學校改革平穩有序推進成為一種可能。

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教育學會會長鐘秉林,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副會長、北京城市學院院長劉林做客“兩會E政錄”,就《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修訂,解讀民辦教育迎來的利好。

實現30%到100%的跨越——民辦教育黨組織建設“全覆蓋”

記者:2016年11月7日,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的決定》,對原法案共作出16項修訂。近期,有關配套文件《關于鼓勵社會力量興辦教育促進民辦教育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民辦學校分類登記實施細則》《營利性民辦學校監督管理實施細則》(簡稱“1+3”文件)陸續出臺,對民辦教育來說,有幾大利好?

鐘秉林:“1+3”文件的頒布,是我國民辦教育發展史上,也是教育發展史上的一件大事,從制度上解決了我國民辦教育發展中的法人屬性不明、財產歸屬不清及政府扶持不到位等問題,對其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也標志著我國民辦教育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

劉林:民辦教育“1+3”文件的出臺,是中國民辦教育發展史上具有標志性意義的重要探索。新修訂的《民辦教育促進法》更是對原法案進行了必要調整和補充,法律體系更加完善,將更有力地促進民辦教育的發展。

記者: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我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大的政治優勢和最本質特征。此次修法,民辦學校如何進一步加強基層黨建工作?

劉林:2006年,中央對民辦教育的黨建工作發過專門文件,后又以法律高度來對其進行肯定,應該說是“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推進進程中一項意義重大之舉措。從目前民辦學校黨組織設置情況看,其黨組織覆蓋率還不是很高。因此,加強民辦學校黨組織建設,急需實現兩個覆蓋:一是黨組織的全覆蓋,使黨組織的覆蓋率從現在的30%左右提高到100%;二是黨組織工作全覆蓋,要確實發揮引領方向、凝聚力量、推動發展和服務群眾作用。

鐘秉林:民辦學校加強黨建,是保障辦學方向、保持公益性的重要制度安排。

劉林:就前期對已設立黨組織的民辦學校調研情況看,大部分學校都體會到,在學校建立黨組織和加強黨組織領導,對于學校發展有積極的促進作用,特別是在協調學校和政府關系、協調學校內部師生關系和加強社會對學校信任度等方面,既保障了方向,也促進了民辦學校的發展。

民辦、公辦教師一家親——教職工權益保障不拖泥帶水

記者:此次修法,加強了對民辦學校教職工合法權益的保護,備受關注。

劉林:民辦教育發展驅動力量中,人力資本是當前最大的短板。相當一部分民辦學校師資隊伍存在隊伍不穩定、拔尖人才少等問題。首先,學校必須筑牢底線,讓職工基本利益得到保障。這就突出了社會基本養老、醫療保險的重要性。其次,要提高待遇,國家鼓勵民辦學校為教職工補充養老保險。所以,保護教職工利益,既是國家法律立法的出發點,更是民辦學校成就事業的必然追求。我國沒有用私立而是用“民辦教育”這個詞,其中“民”是個集成概念,既包括對社會力量的集成,也包括對學校內部力量的集成。學校內部教職工是民辦學校潛在辦學主體的重要組成部分,保護其民主參與權、知情權和監督權等切身利益,是調動民辦學校內部“民”的積極性的重要舉措。

鐘秉林:加強對民辦學校教職工合法權益的保護,是本次法案修訂中的亮點之一。從宏觀講,有關法律和政策對營利性和非營利性兩類民辦學校的財政扶持、稅費優惠及建設用地等都作了明確闡釋,對法人屬性、財產歸屬、內部和外部治理結構、監督管理等作出了明確規定,對權益保障、隊伍建設、教師待遇等作了清晰說明;同時,也兼顧到各級政府、民辦學校、舉辦者(投資人)、教師和學生等諸多民辦教育利益相關者,形成了整體配套的政策框架和推進體系。從教師發展來講,其應與公辦學校教師一視同仁,應使其在職期間與公辦學校教師的收入均等;特別是退休后,通過社會保險和養老保險,使兩者收入差別不大;甚至有些方面還給予優勢。此次法案修訂向學校放權,民辦學校的舉辦者和校長要在法律政策導向下,采取有效措施,保證民辦學校教職工隊伍穩定,同時吸引高級人才和優秀人才到民辦學校任教。

劉林:選擇教育事業的人,一是有教育情懷,二是教師行業相對安定、穩定。但過去恰恰是職業穩定性受到挑戰,很多學校不給老師上基本養老、醫療保險,沒有保障。所以,這次法案修訂進步特別大的,就是提出必須要給教師繳保險,且通過分類管理之后的分類登記,使相當一部分民辦學校進入事業體系,成為事業單位。如此,民辦學校教師就可與公立學校教師在退休待遇上實現接軌,學校再用激勵機制把優秀人才吸引住、留住、用好,民辦學校成為優質學校就指日可待。因此,筑底與提高要并行。

明確舉辦者權益和內部治理結構——陽光行業不再“暗度陳倉”

記者:《民辦教育促進法》修訂,明確了對民辦學校舉辦者合法權益的保護,這是不是此次修法的一大成果?

鐘秉林:我國民辦教育是在教育普及化程度不斷提高的過程中發展而來的,諸多民辦教育投資人、辦學者在早期憑著對教育事業的熱愛和關注,投入大量資金辦學,確實對我國提高各級各類教育普及程度作出了非常重要的貢獻。在此背景下,法案修訂充分體現了國家對民辦教育投資者和辦學者的肯定和尊重,對今后吸引更多社會資本和民間資金進入教育領域將有極大促進作用。

劉林:如何調動民辦教育的投資人、舉辦者積極性,是此次修法的一個重要著眼點。從條文修訂情況看,主要體現在三方面:

一是實行分類管理,使兩類民辦教育舉辦者都受益。一方面,使以公益為目的的舉辦者得到更多政策和公共資源支持,使想成為教育家的這類舉辦者能圓其夢想;另一方面,對另一類出資者來講,他們把學校作為一個產業或企業進行發展,雖有合理回報的規定,但無具體操作辦法,一定意義上未得到法律認可和保護。而修法除了義務教育外,把其他教育領域的營利限制也放開了,這就使民辦教育權益得到保護,出資人能光明正大地將其作為一個陽光行業進行發展。因此也會催生兩種現象:辦學優質化和新型學校大量涌現。所以,實行分類管理是對舉辦者合法利益的重要保護,也是對他們潛能量的釋放。

二是新修訂法案中有多項條款對舉辦者參與民辦學校管理,以及最終形成的利潤和資產歸屬作出了明確規定。如非營利性學校是社會公共事業屬性,營利性學校為投資者所有的私有財產。

三是設立過渡期。如何處理歷史遺留問題,是修法過程中爭議較大的一點。新修訂法案對此設立并出臺了處理歷史遺留問題的原則,使民辦教育舉辦者爭取合法權益有了較為充裕的時間保障。

鐘秉林:新法實施,既為民辦教育發展開拓了一條新道路,同時也會使競爭更加激烈。學校能否在社會上站住腳,能否取得長足發展,營利性學校能否得到應有回報,關鍵要看學校能否通過提高質量,尤其是提高人才培養質量,改善學校的社會聲譽。也因此會出現優質教育資源拓展、調整和重組情況。

記者:此次修法,既推動非營利性辦學,又放開營利性辦學。兩者如何統籌?

劉林:學校目標明確了,性質和定位定好,就可以扎實地去建設發展,既能對社會和經濟發展作出貢獻,滿足老百姓的一部分需求,投資人和舉辦者也會得到應有回報。不管舉辦者想做教育家還是做企業家,追求社會理想或是利潤,都能得到不同支持,使兩種社會力量都能在公平的起跑線上成長發展。此外,新修訂法案不僅統籌了兩種不同追求的舉辦者之間的關系,同時也統籌了另外兩種關系:一是學校和社會間的關系,包括政府對這兩類學校采取怎樣的態度和政策,如何支持和管理;另一種是學校內部關系,即舉辦者為代表的管理層和師生間的關系。

記者: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辯證關系,即如何既規范民辦教育管理,又注重扶持民辦教育發展?

鐘秉林:從民辦教育發展價值取向講,一是大力扶持發展,二是嚴格規范辦學,保證民辦學校的培養質量,提高社會聲譽。民辦教育已成為我國教育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不同學段貢獻率也不同,如學前教育階段,民辦教育占據半壁江山,普及學前三年教育,不斷提高保教質量,民辦幼兒園的發展至關重要。義務教育階段,其是重要的補充。高中教育階段,民辦教育滿足了老百姓和學生的多樣化及個性化的選擇需求。高等教育階段,不論是學校數、招生規模,還是在校生規模、畢業生規模,民辦高等教育均占20%—25%。所以,出臺政策,鼓勵扶持民辦教育發展,為老百姓和學生負責,必須對其加強必要規范和管理。

劉林:法案修訂后,民辦教育領域的競爭會更加激烈。因此,要通過規范建立必要的市場規則,通過規范為民辦教育發展引領正確方向,既能保護消費者利益,維護市場秩序,對多數舉辦者來講也是權益保護。所以,規范是發展的前提,必須鞏固。但規范并非限制,新形勢下,民辦學校首先把握健康發展方向,正確理解規范和扶持關系。

記者:保障民辦教育分類管理改革,積極推進與保護舉辦者合法權益,兩者應怎樣結合?

劉林:舉辦者利益訴求是多樣的,需辯證看。分類管理是對兩類舉辦者安全利益的最基本保護。我國現在推進“四個全面”,依法辦學應成為所有民辦學校舉辦者頭腦中必須要樹立的觀念。此外,民辦教育市場非常之大,國家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后,市場上至少有三分之一左右的教育需求未得到滿足,市場空間很大。所以,兩類教育只要在法律的軌道上依法辦學,一定能贏得未來的市場空間。而通過市場,又能使兩類不同的主體利益相統籌。

鐘秉林:民辦學校分類管理政策是借鑒國外私立教育治理和管理模式的基礎上,結合中國國情所制定的。如果民辦學校法人屬性不清晰,產權歸屬不明確,那么營利性學校想拿回報就缺乏合法保護,沒有可行的操作辦法。在法案修訂后,營利性民辦學校就能在辦好學校的基礎上理直氣壯地營利;對于非營利性民辦學校,政府就加大扶持力度。

記者:原來的條文只規定監事會。而修法規范了民辦學校的章程、理事會、董事會、監事會及其他監督機制,完善了民辦學校的內部治理結構。

鐘秉林:一系列法律規定和文件規定,實際上都涉及民辦學校治理結構如何完善和優化問題。這次修法對民辦學校的內部治理結構,框架設計比較清晰,對優化其內部治理結構和體系,提高其內部治理能力非常關鍵。

劉林:實際上,此次法案修訂,對學校內部的利益關系及其與相關利益主體關系進行了法律設定和調整,是對民辦學校治理結構,特別是建立現代民辦學校制度的重要推動。

現在民辦學校存在一個問題,即董事會和行政機構比較健全,但監督機制不夠。監督機制一是監事會,絕大多數民辦學校都沒有監事會,未形成決策、運行和監督互相制約關系;二是社會監督,包括媒體監督。此次法案修訂要求對民辦學校實行第三方評估制度,實際上是通過信息公開來推動社會監督民辦學校,使其發展置于公開透明狀態,由此來避免學生、學生家長和學校之間的利益沖突。這也就很好地解釋了為什么2015年社會捐贈總額超過1億,其中教育捐贈占了五分之一,但大部分流向了公立高校,很少進入民辦學校的問題。前面說“社會資本”,其實它既不是物質資本、資金概念,也不是人力概念,而是政府認可和社會信任,是軟資本。對民辦學校來講,也需要這種軟資本或社會資本的力量來驅動發展。因此,建立必要的監督機制,也是增強學校軟資本和社會資本的重要途徑。